文学五一

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责任担当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进入夏日,长安气温逐渐升高,连续几日不下雨便会犹如闷笼一般酷热难耐。
    李承乾坐在太极宫里,吃着用冰镇过的西域甜瓜,吃一口,叹一口气。
    往年太宗皇帝最不耐热,到了这个季节便会出宫溜达,骊山行宫住些时日、九成宫住些时日,等到秋日遍地金黄、落叶纷纷,这才带着仪仗返回长安。
    诸般回忆涌上心头,有甜蜜、有缅怀、有回忆、也有一些怨气……然而如论如何,时过境迁,亲人已逝,所有一切都随风而逝,换了人间。  一旁的刘洎不知道陛下心里的变化,还以为是因为面前这份奏折而生气,想了想,宽慰道:“这习君买确实无法无天,大唐户籍是何等之珍贵,岂能轻易授予
    胡人?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啊!”  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妥,大唐立国有赖于关陇门阀,而关陇门阀之中大部分又来自于北魏六镇,那可是实打实的鲜卑人,时至今日大唐朝堂之上至少一半人有
    着胡人血统,鲜卑人、突厥人等等胡人高官得坐、名爵显赫,所以大唐其实是很矛盾的一个国家。
    一方面太宗皇帝当年严禁汉胡通婚,一方面又将自己的妹妹、女人嫁给胡人,导致直到现在谁也搞不清楚大唐对于胡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政策。  只好改口道:“就算这份奏折说的有些道理,可以给予一些有着突出贡献的胡人入籍大唐,但这也是中枢之事,需要政事堂、户部商议之后提交陛下由陛下定
    夺,岂是他区区一个水师将领可以置喙?由此可见,水师这些年战无不胜滋生了一大群桀骜难驯、野心勃勃之辈,不可不防啊。”
    作为文官领袖,大击军方自然随时随地、无所遗漏。  如今的水师早已成为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,不仅有战无不胜的无敌舰队,更有十倍百倍利润的“商号”,国内利益牵扯不知凡几,是军方又一座势力庞大的山
    头。  李承乾醒过神,听了刘洎的言语,笑了笑道:“虽然有些逾距,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,仅只是谏言而已,是否取舍都在中枢,军人依令而行、令行禁止,却也
    不是不能说话。”
    事实上,他对这个建议有些看好。  大唐人口数千万,各行各业的人才层出不穷,自然不在意几个胡人,可这些胡人放在大唐或许平庸至极,但是放在番邦却极有可能成为显赫人物,给大唐带来麻烦。若是能够将其吸纳入大唐户籍,给与良好待遇,相当于千金买马骨,形成潮流之后越来越多的胡人人才进入大唐,此消彼长,番邦胡人还拿什么东山再
    起、死灰复燃?
    自然生生世世被大唐压压压制。
    刘洎闻弦歌而知雅意,明白李承乾是赞同这个建议的,遂道:“那明日早朝之时便将这份奏折拿出来,大家议一议?”
    李承乾颔首道:“可以。”
    便将奏折合上,放在书案上一摞奏折的最上。
    李承乾忽然想起一事:“明日早朝之后,便是兵部例会吧?”  “委员会”的章程是逢一、逢五召开例会,各位“委员”全部抵达,就当下之军制之利弊予以讨论,寻找一个合适的框架,然后在框架之内商讨改制的种种措施
    ,制定建议的章程,然后择选试点予以试行,最后才能通行全军。、
    所以之前多次例会,实则进展缓慢。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,毕竟事关军国大事,再是小心谨慎也不为过,务必做到尽善尽美。
    李承乾问道:“这两日未见陨国公,不知右金吾卫那边进展如何?”
    刘洎苦笑道:“非是陨国公不来向陛下呈报具体情形,实在是举步维艰、一言难尽,所以无颜来见陛下啊。”
    李承乾蹙眉:“还未能真正执掌右金吾卫?”
    心底很是不满,既是对右金吾卫上上下下排外、对皇权任命的大将军屡屡排斥之不满,也有对张亮能力不足的不满。
    皇权敕令、中枢任命,如此光明正大领衔右金吾卫,却被一群兵痞拿捏得进退失据,真是不知此等人物当年如何入了太宗皇帝法眼?  刘洎叹气道:“右金吾卫上下皆乃房俊旧部,对其唯命是从,陨国公虽然成功履任,但上上下下阳奉阴违,不仅无法发号施令,甚至还要面对层出不穷的陷阱
    与阴谋,稍有不慎便要满盘皆输,实在是举步维艰呐。”
    李承乾不耐烦听这些,他是皇帝,居中掌控全局即可,不可能事必躬亲。
    “告诉陨国公,如果三个月内能够成功掌控右金吾卫则罢,若是不能,就让他退位让贤吧。”  如此重要的一支护卫长安、拱卫皇权之力量,不可能任其长时间群龙无首、上下争斗,如果张亮没那个能耐,那就老老实实把位置让出来,让有能力的人去
    干。
    刘洎只得应下:“微臣会转告陨国公。”
    很是头痛,如果张亮丢失了右金吾卫大将军的职务,又回不去刑部继续担任刑部尚书,岂不是从此彻底远离中枢?
    张亮算是彻底投靠于他,如果最终落得一个有爵无官之下场,对于刘洎声望之打击极其巨大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长乐公主在终南山道观生产、安养,直到三个月后才重返长安,回到太极宫。  淑景殿内,宫中一众待字闺中的公主纷纷前来,晋阳、新城等小公主,出继隐太子的太宗第十三子、赵王李福,太宗幺子、曹王李明等人都准备了各式各样
    的小礼物,送给这个出生不久的小外甥。
    长乐公主坐在软榻上抱着哼哼哈哈的儿子,笑眯眯的看着兄弟妹妹们围上前来啧啧称奇,心底很是满足。
    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她现在终于明白“有子万事足”的含义,男人在她的生命中只是点缀,不需要拥有,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?
    只要孩子在身边就好,看着他牙牙学语,步履蹒跚、束发进学、娶妻生子……
    人生至此,再无他求。
    李承乾进来的时候,就见到长乐嘴角挂着甜蜜温馨的笑容,一双眼眸几乎黏在怀中婴孩身上,眼中再无他物。
    “见过皇帝哥哥。”
    “臣弟觐见陛下。”
    一众兄弟姊妹纷纷起身施礼,待到李承乾嗯了一声,便陆续告辞离去。  不知从何时起,皇帝哥哥身上的威严越来越重,而且与当初太宗皇帝的堂皇大气不同,颇有一些阴翳锋锐,让人如坐针毡、如芒在背,很是胆战心惊,自然
    不愿共处。  见到兄弟姊妹纷纷逃也似的离开,李承乾有些不满,哼了一声坐在长乐公主对面,向嫡亲妹妹抱怨道:“你看看这一个个的,我要么敕封爵位、要么增添封地
    ,对待他们小心翼翼,唯恐因为身份的变化而使得手足之情趋于淡薄,可现在这些家伙见到我如避蛇蝎,不仅不怎么说话,连坐在一起都嫌弃。”  长乐公主笑容嫣然,气质温婉柔和:“陛下如今乃一国之君,手执日月、口含天宪,自是威望天成,弟弟妹妹们年纪还小,自然摄于君王之威而心怀敬畏,陛
    下不必在意。”
    李承乾叹了口气:“哪有什么敬畏?起码你就不怕我,否则也不会执意生下这个孩子。”
    长乐公主笑容浅淡,俏脸拉下来,将怀中孩子抱紧一些,淡淡道:“陛下九五至尊,当有容人之量,何必容不下这一个小小婴孩?”  李承乾一愣,赶紧说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虽然对你的所为不满,却也从未因此责罚于你,又岂能容不下这个孩子?无论他的父亲是谁,我只知道他是你
    的孩子,是我的外甥,将来封爵赐官荣华富贵那是肯定的!你这丫头从小看似温婉实则倔强,心思太多真难伺候!”  见长乐抿嘴不语,只得小声道:“还在为我没给孩子赐名而生气呢?我这不是觉得虽然他爹做的过分了一些,但到底是骨肉父子,这件事还是应当让他爹来做
    比较好。来,把孩子给我抱抱。”
    长乐看着他:“陛下当真这么想?”
    虽然有些狐疑,但还是将孩子送过去。
    李承乾双手接过孩子,从襁褓的缝隙看了看孩子的小脸儿,笑道:“看上去文静秀气,像你更多一些,长大后肯定是个美男子。”
    孩子太小,他不敢多抱,从腰间扯下一个团龙纹的羊脂玉佩塞进襁褓,这才还给长乐公主。  然后叹一口气,道:“父皇在时,每每感叹手足相残、身不由主,以至于抱憾终生,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导我要友爱兄弟、善待姊妹,那些话我一直记着,从未忘记。所以你与房俊生出私情甚至诞下孩子,雉奴起兵造反夺取皇位,老五受长孙无忌之蛊惑写下讨伐我的檄文,我都能够一一原谅,从不追究。这是我作为
    兄长的责任,也应该是我的担当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不要怀疑我的胸襟与品行,否则被自己的妹妹怀疑会让我很伤心。”
    父皇在玄武门下杀兄弑弟、血染皇庭,可自己面对雉奴造反却雍容大度、予以宽宥,这方面他觉得自己做得很好,远胜父皇。  也愿意将这份兄长的责任与担当保持下去,成为青史之上一段佳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