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五一

浪费(H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对她的出尔反尔,周振廷有些意想不到:“不是说好了就看看吗?”
    她无辜地望着他:“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只看看了?”
    他一噎,黑眸幽深。
    “站近点嘛,这样我够不到你。”她轻启红唇,叨念着诱惑的言语,双脚不受控制地朝她走近。
    宋嫣然勾住他的手指,有些僵硬发凉:“周处很紧张吗?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    故技重施,偏偏他次次被她的陷阱套牢,在甜蜜与挣扎交织中甘之如饴。
    龟头上传来一阵湿软,紧接着,温热的包裹袭来,周振廷闷哼着扶住了她的脑袋,在一遍遍的吮吻和吞吐中,细细感受这无与伦比的快感。
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他迟迟没有要射精的意思,女孩尝试了一次深喉,龟头一顶到喉咙口,就不禁干呕出声,泪汪汪地抬眸,腥热的大龟头黏连着口津立马拔了出来。
    周振廷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含这么深,心疼不已地替她擦眼泪:“然然,不吃了好不好?”
    她摇摇头,握着肉棒撸动:“不好,我想让你也舒服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已经很舒服了。”
    “你还没射呢,我要你的精液。”说罢,湿滑的唇瓣再度含住了鸡巴。
    充沛的口津顺着囊袋流到西裤上,周振廷燥热地脱下外套,只剩一件衬衫,配合地小幅挺耸腰臀,泥泞的水声当中,快感持续累积,他粗喘着开口:“然然,张嘴,把舌头伸出来。”
    小姑娘配合地张开嘴,肉棒抽出,迸发边缘的龟头抵着粉嫩的小舌头重重摩擦几下,浓稠的精浆激射而出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股股浓精往她嘴里灌的同时,舌面上还有大量白浊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,发出沉闷密集的声响。
    周振廷毫不吝啬地将积久的精液尽数射给她心爱的女孩,看着她原本红润的舌头全部覆盖上浓白,又看着她面露春色地咽下他的热精。
    疲惫不堪的女孩漱口之后,看着地上大滩的精液,委屈巴巴地钻进他怀里,小声道:“浪费了好多。”
    周振廷和她一齐脱了外套,盖上被子,没听懂她说什么:“嗯?”
    她却不肯说了,闭上眼睛靠在他胸口。
    待他想明白了,想要开口,发现小姑娘已经呼吸均匀地睡着了。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枕头上,低头亲吻她粉嫩的小脸,望着她纯净的睡颜,柔和了眉眼。
    其实只要她想要,他的东西那么多,每天都能给她,浪费这些又算得了什么。
    动作轻缓地下了床,收拾好地上的狼藉,才轻声出了门。
    宋嫣然呓语着翻了个身,茫然睁了下眼睛,猛然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,往窗外一看,发现窗帘映出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周振廷也早已不在身边。
    正要起身,周振廷正巧开门进来了:“醒了?”
    女孩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:“几点了?”
    “5点,刚下班。”他坐到床边,理了理她脸上的碎发,搂入怀中,“是不是累坏了?”
    她哼哼着词不成句,突然抬头:“哎呀,下午的小游戏是不是都结束了?呜呜我想要手办。”
    周振廷笑着从背后拿出个盒子:“是这个吗,我要了一套过来。”
    宋嫣然笑嘻嘻地抱过这些小玩意:“走后门了?差点忘了你可是领导啊。”
    由于那些游戏大多需要两个人配合完成,他没法通过正规途径获得,确实是厚着脸皮去要来的,但是不该说得这么直白:“是通过友好协商,主办方考虑到你从国外回来参加活动,所以友情赞助的。”
    “虚伪。”她耸着鼻子,看他一脸正经的做派撇嘴。
    目光滴溜溜地扫了眼地板,再暗示性地落在他的裆部:“什么时候清理的?”
    周振廷不自然地挪动了下身体,清咳一声:“你睡着的时候。”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穿着这身衣服射精的样子性感极了,下次在家也想看你这么穿。而且它射好多呀,每次都这么多,我都来不及吃。”
    她看着他耳朵上的红晕一点点爬上来,觉得实在有趣:“量这么大,又浓又稠,要是全部射在我子宫里面,肯定很容易怀孕的吧?”
    “然然!”他及时制止,触及红线的词汇不断在脑中报警,认真严肃地纠正她,“你还这么小,以后不可以再说这种话,什么怀孕不怀孕的,你还没结婚,不要想这些事情,知道了吗?”
    “哼。”
    她才懒得理,一点情趣也不懂,无聊极了,自顾自穿衣服下床,也不和他说话。
    周振廷端坐着,见她要开门出去了,才叹了口气牵住她的手:“生气了?”
    从背后拥住她,小姑娘挣扎着不让他碰:“老古板,这不能说,那不能做,还抱我干嘛?你不要的话,我跟别人怀孕去。”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斩钉截铁。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你又不跟我生,还不许我和别人生啊?”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跟你生……”他接了这么一句,又觉中计,果不其然,坏心眼的小丫头已经乐开花了。
    她转过身,戳了戳他的胸口:“你不会打算等我们结婚,才肯和我那个吧?”
    他不吭声,算是默认了。
    “周处,你什么时候能改改口是心非的毛病啊,在我面前还不能大大方方说心里话吗?”
    周振廷试着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言行,一丝不苟道:“然然,我和你说的都是心里话。”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她摇摇头,改变一个人的本性,那比移山还难,可谁让她就喜欢他呢。
    “小周,下班了还不走?”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人都没注意到有人路过。
    周振廷闻声回头,点头道:“高院。”
    来人背着手,目光审视地落在宋嫣然身上,笑道:“就是这个姑娘吧?看来咱们这个开放日办得很成功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振廷低头,有些不好意思,“然然,这是高院长。”
    高院也是个上了年纪的领导,当时为了他出国这桩事,费了不少心思,处理重了怕损失了人才,轻了又怕院里其他人闲话效仿,这个度实在不好把握。
    宋嫣然在人情世故上还是懂的,恭恭敬敬地和他问好。
    高院含笑点点头:“小姑娘,珍惜你和小周的缘分,真的是来之不易。”
    她抬眸看了眼周振廷,他也正在温柔地看着她:“我会的,谢谢高院。”
    晚霞满天,宋嫣然牵着他的手往外走。
    自始至终,周振廷都没和她说过出国前的种种,从宋宏远的遮遮掩掩,到高院今天的意味深长,她也不知如何开口去问。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    她扭头,看着他夕阳照耀下轮廓坚毅的侧脸:“周振廷,你怪过我,怪过我爸爸吗?”
    他一愣,随即看向远处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:“没有,从来没有过。我怎么能去怪你,更怪不了你父亲,是我自己不够坚定。”
    脚步暂缓,他握起她两只手:“谢谢你,然然,谢谢你还愿意等我。”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犹豫着,“哪怕你没有出国,只是等我回来,我一样会……”
    “不,这不一样。”他眼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,“我不想让你永远比我多走那一步。”
    一段感情里,一开始,总是需要有人先迈出那一步。
    但真正成熟的爱情,后来者,总要追上前者多迈的那一步,才能携手共进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